学生工作
 
当前位置:主页 > 学生工作 > 学生风采展示 >
运气来了,而我并没有辜负这一份运气罢了
栏目:学生风采展示      时间:2017-06-18      点击次数:

审核:陈文丽
       
 
       资本喜欢听故事,感情喜欢听故事,全世界都喜欢听故事,可惜短短四年,鄙人不才,没有故事,也没有多少经历能分享。
自我介绍
       #天蝎座#  #演出经纪人#  #电影混音师#  #调音师#  #音乐制作人#  #MITOSIS音乐节创始人#
       这是我在某个交友APP上的简介标签,这让我的私生活变得格外精彩,好好在大学四年里学会生活吧
 

 
(一) 
       当全世界都告诉你,上了大学,就解放了,不是的,象牙塔的魅力所在就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推倒你过往所建立的世界观,曾经想要表现得如何与众不同,如何特立独行,在时间的巨轮下,碾得粉碎,甚至不值一提。
       刚走进校园,正是盛夏,在男女比例如此失衡的环境里面,每天映入眼帘的都是埃及艳后,木乃伊女王,尼罗河的花蛇,我承认我是个直男,在我眼中,这些美好的青春年华,比一切都重要,这就是大学的生命力,创造力。
       因凭着高中时期的技能资本积累,轻松进入了院级学生会文娱部,和广播台,自己在里面做过什么,完全忘却了,只记得忙碌两字,冲刷着校园生活里该有的美好,逐渐变得焦躁,甚至厌恶。很多学生,都歌颂着学生会如何美好,师兄师姐和蔼可亲的笑容,源源不断的锻炼机会,模拟社会环境的真实感受。确实,是美好的,我并不反对同学们加入学生会或学生组织,在这里,确实能结交朋友,找到价值观相似,说话投契的朋友。但,别忘了自己想要什么,想干什么,想成为什么。卡瓦菲斯的传世之诗《伊萨卡岛》里面有一句:
       当你启程前往伊萨卡
       愿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奇迹,充满发现
       到了大一下学期末,我逐渐明白到,在路上的人,是心存希望的。在路上,这三个字,本身就已经超越了驻足和彷徨本身。是的,我的世界观再一次自我推翻,我告诉自己,该走了,并且很不负责任地,连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院文娱。如果离开这个词,有时间维度的话,离开的过程和彻底离开,意义和节点是不同的,当我确信我完全离开以后,我释然了,并不是对院文娱的不敬或蔑视或任何贬义的情感表达,而是一种尊重,至少我在此篇不知所言的毕业故事里提及到,不管我态度如何,它都在,而且不断会有人离开,有人加入。
        大一的我,庆幸决定离开。
       (二)
       第一次听到甜腻的声线对着我喊了一声:师兄,才意识到,一年过去了。脑海里除了依旧闪耀着令人膨胀的丰硕的曲线以外,还多了一份责任。像大多数大学生一样,大二,该谋个一官半职了,曾经有个花枝招展,肤白貌美的师姐说过,“在大学混得好的,都在外面有活接,或者在主席台上夸夸其谈。”是啊,钱和权,本来就是男人一辈子所追求的嘛。
       广播台的换届大会上,副台长一职,也就只差3票就全票通过了。有幸当上这个副台长,自我膨胀更是达到了顶峰,但高潮过后必定是贤者时间,往后的日子,更是比大一少了更多的私人时间,连眼角余光瞟碎花小短裙的频率都少了,这必定是非常大的工作强度。直到有一天,同部门的师兄说了一句“走吧,学够就走,别浪费时间了,多到外面走走。”
       一言惊醒梦中人,广播台在我心中确实比院文娱重要多了,是的,我很不避讳说这样的话,所以我选择了非常负责任的告别方式,将一切都打点交接好,钦点了代理副台长,狠下心,不再回头,但说了声再见。
       我不后悔,离开了以后一心专注在自己高中创立的音乐工作组里,2014年8月8日,那一届音乐节,是最后一届,票房大卖。管理系总是灌输一种大学生就应该创业的价值观,我高二就创立下一个音乐厂牌了,很多东西,并不像书本里,教授口中,那么美丽动人。文文末我会提及到这个话题,如果你着急要知道,我建议你马上拉到末端,章节(三)和(四)都是此般毫无文笔可言的流水账。
      大二的我,庆幸没有驻足。
      (三)
       记性好的人,有很大的优势,完全不写日记周记甚至连朋友圈都不怎么发的我,写毕业故事的时候,依然能从容自如,记忆力真的是个好东西,这会让你的学习能力,更上一个台阶。
       做完最后一届的音乐节之后,我就把这个视为自己骨肉,孕育了4年的生命,卖了。
        在路上,这三个字,本身就已经超越了驻足和彷徨本身。
       在这一路上,我不断舍弃,不断离开,但我从未后悔,甚至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我离开了学生会,离开了广播台,离开了自己视为珍宝的厂牌,离开了原本可以驻足乘凉的树荫,离开了自己固有的世界。当手里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在长大。
       大三这一年,我参与了第三季中国好声音总决赛的现场执行工作;周杰伦摩天轮世界巡回演唱会丽水站执行工作;联塑三十周年明星演唱会执行工作。这些大型演出的工作机会,让我如获珍宝,我不停问自己,为什么我能站在连主办方投资方都不能进的导演组演播间?是我的能力让我足以踏进那里面么?不,仅仅是因为运气罢了。
       我像很多普普通通的大学生一样,成绩一般,及格与优秀之间徘徊,慢慢认识到自己的能耐究竟能有多大,开始谦逊,开始专注,开始重新认识自己,再次推翻自己愿有的价值尺度。
很庆幸自己能上大学,能上本科,所接受到的教育,虽然充斥着“追求成功”的急功近利的浮躁主义,但不可否认,我不敢想象平行世界里没有上大学的我,的的确确让我培养了尚算微薄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提高了些许应有的审美与价值品味。
大三的我,庆幸没有停步。
(四)
       从大一开始,看到了师兄师姐在“模拟招聘会”上征服无数师弟师妹,征服台下的老师,甚至台上的企业嘉宾,大四的我,掂量了自己,毅然报名,进了决赛,可能因为求职意向的方向与众不同吧,也让这个比赛多了一点观赏性,但可惜,校企合作的涉及范围仍未覆盖到我的方向里,仅仅是在“模拟招聘会”上出了个名而已,但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这场比赛之后,不少招聘电话打来,也有不少老师学生说我非常成功,希望我去分享自己的经历,甚至是成长史,成功史。我成功了吗?没有,真没有,所以一次讲座,分享会,我都没应邀。
       我拒绝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我真的不认为自己成功了,我还没有数不完的钞票,几百平米的别墅,只手遮天的权力,睡之不尽的漂亮女孩。还有一点就是,我的经历,实在是平淡,我最最真实的生活,并没有那么神奇,太枯燥了,恐怕没有几个人愿意听。大多数人真正感兴趣的只是标签,是标签让整个故事显得引人入胜,就像为什么我仅凭交友APP上几个靓丽的标签和几句花言巧语就能跟一个首次见面的女孩坦诚相见。
       “废寝忘食”、“绝地反击”这些词汇,在成功学讲坛里,应该听不少吧,“我最惨的时候,放眼一望,周围有的是比我更惨的人”、“我拼的时候,有人比我更拼”,这些话也听得多了是吧?
       人们总是习惯听话听一半,很大的原因是,说话者只说前一半,真实的故事,很多时候,不是你多么努力,多么睿智,多么勤奋。只不过是,你的运气来了,而你并没有辜负这一份运气罢了。所谓的“成功”仅仅是因为运气好,站对了风口,站在了浪尖,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如何的幸运。
        大四的我,庆幸一直好运。
 (五)
       我的好运一直都没有离开我,2015年星海集团全国招聘只招两名应届毕业生,要求重点大学,有专业,身高,体重要求。2017年仅仅因为我在电梯上遇见星海集团秘书长,奇迹般成为了一名能在星海演艺集团大楼饭堂用餐的实习生。体制内的安稳让我在里面待了两个月之后萌生了离开的想法,不过,走狗屎运走得我晚上发梦都能笑出声,在我表达了我有意离开寻找更有挑战性的工作意愿之后,秘书长将我的简历发到了广州市最好的十家演出公司,两个星期后,我到了广东南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上班,39天后正式入职,当上曾被东莞天使会李秘书长否定的演出项目经理一职。
       不管是有意无意,人们都忽视了趋势的力量,隐瞒了时代的风向和潮水的力量。长久以来,人们习惯于总结经验,习惯在经验里面寻找捷径和成功,然后对着这些脚印,一步一步地画出自己的人生规划图。但,成功人士当中有几个,曾经在年轻时代,或是穷困潦倒之际,给自己画过一张星光闪耀的“人生规划图”?
       所有成功者的漫无目的,都被后人解读成勾践式的卧薪尝胆
       在这些成功的故事里面,贴上苦难,勤奋,自律,诚信等一个又一个的标签。成功人士的经历当然是有价值的,但这种标签化的解读却流传得很糟糕,会让人误会,以为自己只要贴上了同样的标签,就也能取得同样的成功。
      看得越多,越发觉得自己渺小,潮水的力量裹挟着一切,但是退潮时,却也带走了一切。人生的很多错觉在于:
       一些人们感觉的烫手的饭碗,等你真正端在自己手里的时候,才能明白什么叫冰冷刺骨;一些人们感觉永远都不会消亡的行业,如今全世界竟然都找不到它们曾经存在的痕迹;一些人们认为可以蓬勃发展一万年的公司,如今人们提及它的名字,只剩下嘲笑和奚落的贬损。
       我仅仅是因为好运罢了,鄙人些许愚见,望对师弟师妹有毫厘帮助,多尝试,多体验,多学习,才让你有更多的选择,最可贵的品质不是大学里那些破烂的证书,而是你的自我学习能力,是否跟得上别人的节奏和要求。
 
版板所有: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管理系
地址:中国·广东·东莞市寮步镇文昌路1号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
邮编:523419 电话:0769-23382542 传真:0769-23382630